大咖名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吉林打黑之桦甸 “415”案件(三十三)

发布日期:2022-01-11 08:46   来源:未知   阅读:

  1999年国庆节前后,北国江城吉林市丽日长风,迎来了连续多个晴天后的又一个好天气。

  涉嫌参与桦甸市天马大厦“4.15”系列严暴案和两大带有黑社会性质团伙的犯罪嫌疑人除于秀波、姜小东二人在逃(于晓东后来因吸毒,死在北京的一家小旅店里)外,其余21名全部抓获归案。

  公安机关侦审大队正在加紧对他们的犯罪事实进一步核查。就在这个时候,党和人民赋予了吉林市公安局党组书记、局长秦利明更重要、更神圣的使命:吉林省委调他任省公安厅副厅长。如同他多年来兢兢业业、忠实于自己的党组书记、局长工作职务,领导着吉林市6000余名公安民警维护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的重要使命一样,他对新的任命充满信心。同时,他也舍不得离开注入深情的吉林!

  然而,就在秦利明要走未走,刘兴远要来未来之际,吉林市又发生一起几乎与桦甸“4.15”严暴案十分类似的惊天大案!

  11时45分左右,通海公司总经理邓佳文和王喜春、李生奇三人外出办事回到公司大门前,十分疲惫,正想一起去附近的酒店吃饭。

  突然,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迎面驶来一辆面包车,亮着前灯和边灯,两道耀眼的光柱一下子让他们意识到了什么!

  面包车像一匹失控的野马,发疯般撞向他们。说时迟,那时快,有人闪电般掏枪在手,与此同时,发疯般的面包车突然一下子刹住!确切地说,双方的动作都发生在一瞬间。

  只见有人猛地推开面包车车门,跳出五、六个手持五连发猎枪和大片刀身穿清一色黑色西服的大汉,跑过大街,对准奔逃的邓佳文、王喜春和李生奇他们举枪便射!

  手持猎枪的大汉双手伸缩之间五连发连声爆响。由于对方也亮出了枪,持片刀的大汉暂时没有用武之地。

  追击者一枪打中邓佳文腿部。他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惊恐的眼睛看着后面,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几乎就在同时,追击者的一个成员(案发后查明此人叫赵洪字)腹部被击穿,一声惨叫,扑倒在地。这个意外打击,使追击者的其他同伙愣了一下,迅速围了过去,进行抢救……

  倏地,远处吉林大街方向传来尖利的警笛声,青岛街枪战现场的行人群众四处躲闪中看到远远的一辆警车,亮着警灯,斜刺里从另一条街疾驶而来。

  当日中午,秦利明局长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岳忠田就接到案情报告,并引起了高度重视。在听取了案情汇报后,立即召开了有关领导参加的紧急会议,部署侦查、破案事宜。

  经过现场调查和初步分析,这起突发在吉林市繁华闹市区的严暴案件与半年前发生在桦甸天马大厦的“4.15”严暴案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又有不同,发生的原因很可能是隐藏在吉林市的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所为!

  为此,秦利明局长专门抽调警力,要求对横行于社会上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进行全面调查,坚决打击!

  主管副局长岳忠田亲自挂帅,迅速组成由船营区公安分局、分局刑警支队领导参加的专案组,全力投入侦破此案。

  市委副书记左荣连同志闻讯后专程赶到市公安局,详细听取了案情汇报。指示:此案发生在吉林繁华闹市区,令人震惊,影响极坏!一定要尽快破案,消除恶劣影响,紧决剿灭“9.19”涉案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成员,还吉林一片安宁的天空!

  很快,专案组就掌握了致和街一带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的情况。种种迹象表明:“919”严暴案与一个叫沙云涛的人有牵连!

  沙云涛,绰号“沙老六”,是船营区乃至吉林市无人不晓的“人物”,更是劣迹斑斑、“心狠手毒不要命”的主儿。

  据查,此人1971年出生,1987年中学毕业后即混迹于社会,开始了在船营区致和街、北极街讨“生活”的罪恶勾当。由于出手快且狠,打打杀杀不眨眼,渐渐便在那一带“混”出了不小的名堂,发展到了昌邑区哈达湾虹园村一带,横行霸道,为非做歹,鱼肉乡里。曾于1998年4月因伤害罪被判刑一年。

  一年后,沙老六刚刚“出来”,要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上门去找被他一年前打成重伤的刘某,索要曾被迫付给刘某的5000元医药费。

  一年前,专以送牛骨头为生的刘某因给别人家送了牛骨而没给沙老六送,即被无端打成重伤。如今老实巴交的刘某一见沙老六登门“算账”,更是吓破了胆。

  非但如此,交了钱还不行,沙老六还威逼他到自己家去为其无偿“打工”,出苦力。

  沙老六要办的第二件“大事”就更离谱儿,也更猖狂:他纠集同伙将当初所有向公安机关举证的人统统地痛打一遍,就连亲属也不放过!

  7月29日,他的同族兄弟沙某在铁路第四小学大门前突然被4个手持镐把的歹徒截住,理由是沙某曾向公安机关列举过沙老六的八大罪状——那一天,在沙老六的幕后指使下,他的同伙将其同族兄弟沙某胳膊和大腿打断,造成终生残疾……

  如此一来,致和街、北极街和哈达湾一带的群众人人自危。为了防备遭到突然袭击,家家户户在那一段时间里晚上睡觉时,床底下都放着菜刀、斧子或木棒之类用以自卫,尽管如此,仍是整天提心吊胆……

  专案组在调查中,还发现就在“9.19”严暴案发生前的9月14日,在著名的“豹司”音乐广场还发生一起暴力事件,也与沙老六有关!

  调查表明:“出来”后的沙老六非但没有改邪归正,反倒恶性膨胀,变本加厉,也不再满足仅仅在致和街、北极街和哈达湾一带飞扬跋扈和“有名”,而是要充当吉林市的“黑社会老大”!

  然而,手下只有六、七个“马仔”的沙老六,要想实现这一“目标”显然身单力薄了点,便与具有一定势力的张振广(绰号成子)迅速勾结在一起,团伙成员一下子扩充到了二十几名。

  按照从港台片上看来的那一套,他们也从严密团伙内部的组织开始,成员呈金字塔结构,一律板寸头型,统一着黑色西服,配备各种凶器和一辆日产“三菱”面包车——他们称之为“战车”!

  此后,每次作案,都由沙老六和张振广精心策划,幕后指挥。不过,“9.14”案件是个例外。也许,那天沙老六、张振广一伙根本就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那天午夜前23时左右,两个号称“黑社会老大”的家伙带领大马仔邓佳文、韩猛、李生奇(绰号生子)、王喜春(绰号二孩儿)等人在银河大厦、滚石音乐城感到玩得不尽兴,出门后一合计,又驾着“战车”直奔“豹司”音乐广场寻求刺激……

  然而,一曲尚未终了,已喝得醉醺醺一向被称为“事儿x”的韩猛开始挑起事端。

  他在舞池里跳着跳着,感到“不过瘾”,要到台上去跳。被四名保安劝阻。韩猛大怒!

  “x你妈,老子在吉林地面还从未受过这个!”骂声未落,一名保安已被他打倒在地,鼻口窜血。

  这一下可乱了套,也招来了更大的麻烦!“豹司”的其他保安和工作人员一见自己同事被打,岂肯善罢甘休?!“呼”的一下子,立即集拢上来一大帮人。

  沙老六和张振广等人也不示弱,不打人就手痒的邓佳文更是来了精神,纷纷从“三菱”战车里抓起消防斧和镐把加入混战!一通拼杀后,“豹司”的人赤手空拳难以抵挡,纷纷逃窜。

  沙治六一伙还不解恨,“噼噼啪啪”一顿乱砸,又将“豹司”副经理席某的捷达轿车挡风玻璃砸毁后才骂骂咧咧,开着“战车”冲上大街而去……

  顺着这条线再查,专案组终于查清正是因为“9.14”“豹司”音乐广场被砸案件,引发了吉林市两大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团伙更大的一场“枪战”!

  “9.19”严暴案专案组在岳忠田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工作着。这期间,即将走马上任的刘兴远已经来到吉林。他与即将去省厅担任更高领导职务的原党组书记、局长秦利明一起到市委汇报工作,接受指示。

  两位局长心心相印,充满信心。市委领导对秦利明任吉林市公安局长期间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业绩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他们也对即将上任的市公安局党组书记兼局长刘兴远表示了巨大信任和支持……

  刘兴远面容严峻,他清楚自己将面临的考验远比以往更大、更艰巨。但他义不容辞!公安机关是执法机关,担负着维护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的双重重要使命。他们是做具体工作的,不管什么人,根子多粗,门子多硬,只要他们危害社会,违法违纪,就决不能手软,更不能姑息养奸!

  也许命运就决定了这位全国优秀人民警察、人称“长白虎”和“刘青天”的硬汉要勇立潮头,直面黑暗……

  回局后,刘兴远开始了解有关案情,听取汇报,参与工作。同时,一个个方案也在胸中渐渐形成。

  船营公安分局局长陈宪春感到肩上担子从未有过的沉重。案子发生在他的辖区,随着侦破工作的不断深入,案情日益明朗,为尽快成功地一举打掉以沙云涛、张振广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成员,他已经责成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于伟东具体负责抽调出来的精干刑警、巡警等力量,开始进行专门封闭性训练,为届时实施计划做好一切准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湖南男子淘到古怪的宝瓶,清水倒进去变金水,专家鉴定全场哗然

  大师画的虎年邮票惹争议!中国邮政说它“气宇轩昂”,网友却说它“满脸愁容”

  16.9万没要别克GL8提了库斯途,开了8790公里,车主一肚子线:49

  教育最可怕的是:一群不读书的老师在拼命教书,一群不学习的父母在努力育儿

  广东2022年普通高考体育、音乐术科统考即将开考 部分考生需提供48小时核酸证明

Power by DedeCms